一首矫情|写于肿胀结痂

亦忱(亦忱) · 2016-09-04 04:24

一首矫情|写于肿胀结痂

小心地揭开一小块树皮般的外壳,

重温我和可爱伤口的旧日亲密。

那狰狞的坚硬褐色毫无魅力,

尽管,它通向痊愈;

尽管,我终会痊愈。


尽管,每一个伤口都会痊愈。



(9月2日晨洗手时碰到结痂小指节有感)



“我什么都吃,甚至小时候还吃过我自己的痂。”

《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La vie de Adele)中Adele对Emma如是说。



亦忱(SylviesSun)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SylviesSun
写字和呼吸一样真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