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 最长久的感官记忆

亦忱(亦忱) · 2016-10-13 07:58

诗| 最长久的感官记忆


《香水》(电影改编为《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 里,传奇调香师格雷诺耶就是靠着操纵气味,甚至研制出了大规模杀伤性气味,使人们为他癫狂。


不知道是不是骗我,有地方讲,嗅觉是最长久的感官记忆。

“ 回忆的味道,应该是茴香的。”也记得张爱玲有这么说的。

酒肉穿肠过,可能有些味道真的比较长寿。

曾经一心想有朝一日变成一个调香师,其实,现在还是想。

客观科学地说,通过嗅觉,我们和可望(或不可望)而未即事物进行了极为亲密的接触,那一部分小分子甚至融入了我们的身体,并成功撩拨起了我们的神经。







电影《 闻香识女人》(scent of a woman) Al Pacino所饰演目盲的史法兰上校可以嗅出女人的发色和瞳孔的颜色。





(如果仅余嗅觉,该如何欣赏)


属于从前的矮小理发店,

散漫出混杂氨水和朴素香波的忙碌机器热风;

负重不堪如印度小火车的推车上】,

栽种着束束包扎好、因浸泡而过分发香的鲜花;

蛋卷烫伤后干脆的甜意在空气里悄悄地滋滋作响。

填满豆子和米的抽屉,

仓库一般暖烘烘、充实富足的储藏气味都屏住了呼吸。

檀香皂的余温幽幽敷着指尖留存的柚子香


“不知原谅什么,诚觉世间尽可原谅”





最后一句取自最近读到的一首非常感动的诗,木心先生写于居于杰克逊高地之时。


杰克逊高地

木心


五月将尽
连日强光普照
一路一路树荫
呆滞到傍晚
红胸鸟在电线上啭鸣
天色舒齐地暗下来
那是慢慢地,很慢
绿叶藂间的白屋
夕阳射亮玻璃
草坪湿透,还在洒
蓝紫鸢尾花一味梦幻,
都相约暗下,暗下
清晰 和蔼 委婉

不知原谅什么
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亦忱(SylviesSun)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SylviesSun
写字和呼吸一样真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