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我要跟你困觉

亦忱(听者亦忱) · 2016-10-31 13:09

文化| 我要跟你困觉

这些话基本还原自一场感动亦忱的讲座。主讲人是王蒙。(有部分删改,应当不失大雅)

夜深了,干了这杯再睡吧。



 “ 薛蟠和贾宝玉的最大区别就在于,贾宝玉会写诗。”


“  最让我感慨的就是,《阿Q正传》,阿Q是个失败的人,打架也跟没什么正经的该打的人打过,他要革命也没革成,第三个,我最痛心的是他对爱情的追求的失败。他追求吴妈,吴妈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寡妇。突然有一个夏天的晚上,他给吴妈跪下了,说“ 我要和你困觉。”

这吴妈就又哭又闹的,感觉收到了,性骚扰。

实际上呢,如果阿Q有一点贾宝玉式的文学修养,他完全可以不采取这种方式,我建议呢,他这个时候应该朗诵一首徐志摩的诗。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王先生少许京味儿的沧桑干燥声线,了熟于心的诗句背诵简直勾起对他年轻时浪漫故事的无限遐想)


然后,吴妈听了很感动,假设吴妈读的徐志摩的诗比阿Q少一些,那她这时候至少可以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由于不同的命名有了不同的结果,人类的很多不幸就会减少。”


这一段的主题是,文学使爱情得到升华,使人格也得到升华。


文化人的段子,值得回味,细思略恐。


于是,想起死亡诗社里,Keating老师这样讲。



"如果没有爱情诗,爱情会是什么?爱情还剩下什么?”

如果没有先于体验的概念,体验又会是什么?
语言,文学,罗曼,想象,都是为了给体验一个名字,“一种现象经过人的命名就会有一种特殊的力量。”

它有了名字,一个能让人产生美好联想的名字。人们就和有了安全和力量。


不过,小小遗憾,如同王蒙先生说的,文学的弱点就是,它是意念中的、想象的美好,而对事情总是难免夸张。


但是,没有人会拒绝一个动听的名字。至少当下不会。





She walks in beauty, like the night

Of cloudless climes and starry skies

And all that's best of dark and bright

meet in her aspect and her eyes.


-LORD BYRON-





亦忱(SylviesSun)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SylviesSun
写字和呼吸一样真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