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的坚持和执着

小屋见大巫(子小三三) · 2017-01-12 15:11

谢谢你的坚持和执着

小屋见大巫在这里与你相遇,

不遗憾你走开,

很高兴你能来。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生活该怎样过,

但是我羡慕那些愿意克服各种困难的人,

编舟渡人时也渡了自己




圣诞节那天我一个朋友给我发随机红包,我打趣她是不是和男朋友过二人世界呢,结果她给我发消息过来:“日了狗的他和他们书记约会去了。”


当时我心里一惊,我以为这小子上了大学之后和他们班团书勾搭到一起把我朋友甩了呢,结果是他们原计划考试周期间正好圣诞节有空可以见一面,她自己把同专业聚餐都推了,就等着见面,结果她男朋友学院的书记一个通知就把人留下了,说是开什么会,我也不清楚。


看来她有点生气的发来一句:“我觉得他有点势利。”认真的模样笑死我了。


这个实行着学生会职责的人没办法按计划履行他男朋友的义务了,于是我那好朋友开启了傲娇小公举的模式。



其实有时候在自身事务没办法周旋过来时,我也很纠结有些责任还要不要继续担下去,生活中我们都具有双重甚至多重的身份,这些身份都需要我们去履行不同的责任或者义务。


有些既定的、无法抛开的责任,例如家庭,血缘,公民职责;还有些是我们担任了很多职务,身份,角色,而在这其中,我们承担了许多因此身份应该履行的事情,我们可以选择性的放弃履行职责,也可能选择顶着压力,坚持下去。


我发现,再小的一个岗位上,都有它既定的流程始终死板的执行着,虽然能灵活的拖延善变,但是依旧需要我们劳心费神去张罗,保持一切事情有序的运行和发展。


以前在学生会工作的时候,比较喜欢偷懒,在新媒体里被安排做微信,参加活动,经常找各种借口拖延。有时候部长看不过去了就会严肃的训斥我们几句,女孩子好面,嘴上不说出来但是会在心里埋怨几句。


不过那个时候也比较体谅我们部长,虽然他是个管理者,只负责安排和监督,并不用亲自执行,但是新媒体大小会以及各种系列细微的问题都需要他细致的记录和妥善的安排,常常是一颗心要分两半来用,那个时候自己觉得我们两头都不容易。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们没有身在同一职位的时候,可能永远无法真正理解当事人的辛酸苦乐,那些有条不紊进行的工作,背后永远有人在默默把关着。


组织者永远比参与者更忧虑。


我常常觉得一件事情或者一个活动的完整顺利的进行离不开每一个参与者的努力,但是这些大大小小的事务总是有个牵线引头的人物,看似站在一旁指点江山,挥斥方酋,一副很酷的样子,心里指不定多紧张呢。


记得大学第一次元旦晚会策划节目的时候,我到现在也忘不了当时的那个感受,几次彩排,明明知道节目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依旧在心里担惊受怕,小鹿乱撞。


害怕同学们精心筹备的节目被刷下来,那样我该如何安慰她们,毕竟每个人不辞辛劳的付出了很长的时间和精力,给了我很大的人情;又担心我们的节目准备的不够充分,最后万一被选上的节目寥寥无几,那该多让同学们失望;甚至到了彩排的前昔,我竟然有点夜不能寐的感觉。


现在想想,可能当时有些小题大做了,如今我也回想不起来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那么紧张,那些理不请道不明的思绪,像密密麻麻的丝线,把每一件零散的小事串连的完整。



大二开学之后,小伙伴作为团书,要带我们直系专业的新生。那段时间她的精神高度紧绷,一个电话铃声能瞬间把她在睡梦中惊醒,接电话的语气里都带着几分惊慌失措。


她还常常抱怨:“我这件事是不是做的不对了。”“我是不是应该再严厉一点的。”“我可能忘了办什么事了。”


在我们的眼里看来,他们所有的事务除了紧急通知之外,一切都是按照安排有条不紊的进行,完全没必要把自己搞得神经兮兮。


但是后来我觉得自己以前的想法太简单了。安排任务很容易,但是要和几十号人打交道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熟人之间尚且有触到逆鳞的时刻,更何况要带好性格迥异的一群新人。



她害怕自己做不好。

害怕太温柔会不好管理,又害怕太严厉显得不近人情。

害怕太放松会做不好事,太紧张又搞得自己有些神经。


那个时候她常常会担心别人对这一届学生不满意,觉得如此一来便是自己没有带好他们。我们宽慰她说:“想教好一个人尚且不能操之过急,更何况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如何让那么多人都熟悉大学的生活道理。”


但是我们的宽慰并没有用,那些小学弟小学妹犯错误的时候,她依旧会在心里埋怨自己没有提点好她们。


我觉得担任任何一个角色都是一件需要自身能力和毅力维持的事情,越是重要的角色,我们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就会越多。


别人眼里的浮云,都曾是你心里一块解不开的疙瘩。



作为一个管理者,我们需要跟各式各样,各种身份的人打交道,你根本不能保证自己时刻顺利,那些意外的状况经常搞得你措手不及,甚至身在这个职位上,你因为不能保证所有人都满意,来自他人的误解和唱反调都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我不知道那些曾经担任过各种职务的人,心里是否有着忘不掉抹不去的记忆,因为一个策划熬到深夜,因为部员间的矛盾两头讨好,因为公私不能兼顾时被别人误会。还有各种突如其来的工作任务和措手不及的意外搞得自己焦头烂额。


我绝不看轻任何一个职务,每个职位上的人都有着自己的坚持和苦衷。我更敬佩那些指挥做事的管理者,人们总说上级有好处总是先想到职位高的人,只是这本来也是付出与偿还的一种等价交换。实则他们付出的心力远远大于荣耀所带来的快乐。



我其实挺好奇那些人是怎么处理负面情绪的,面对质疑和误解,是否想过一走了之,面对困难和忧虑,是否想过就此放弃,面对难以调和的一切,是否时刻担心焦虑,又随时准备整装待发呢?


俞敏洪有一段流传甚广的话:

“大学四年,如果没能交上几个可以拼命的朋友,没有一段值得一生回忆的爱情,没有感知青春的灿烂,而是只为了那区区奖学金、助学金、学生干部、荣誉证书、入党名额而变得小心翼翼、谄媚老师、与同窗明争暗斗,只为了那几千元的人民币,学会勾心斗角、趋炎附势,虚伪欺骗,你的大学还有什么意思。 ”


其实单纯看这段话我觉得是偏颇的,其实大多人选择承担一份责任绝不是因为内心那份小小的虚荣心,也不是利益作祟,他们所选择的一切更多是出于内心一种责任。



或者是担心那些新来的小崽子们处理不好眼前的问题,或者是因为怕自己草草收场让那些支持自己的失望,或者是摸爬滚打很久是为了证明自己还可以做成更多的事情。


尤其是在大学,当利益还不足以控制我们对既定事情的选择时,更多人选择承担职务,担起重任,是因为他们心中觉得自己在办好一件事情中,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份责任不是别人强加的,不是利益换取的,而是内心对一件事情的执着,有时候这股执拗劲儿,帮你熬过了所有过去和眼前的难。


就像当初我觉得那些学长学姐真的完全没必要起早贪黑还受人埋怨的劳心劳累,后来在酒桌上几杯酒下肚开始感慨,若不是这些过来人的帮扶,很多事情也许需要走很多弯路才能走向正轨,若不是他们甘愿付出辛劳,也不会有更多后来人甘愿承担起这份责任。我们总是在前面指路人的慢慢铺就中,渐渐找到自己。



可能这其中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艰辛和委屈,只是我们都愿意把好的一面展现给那些初涉大学生活的后来者,自己尚且羽翼未丰但总想着能撑起片晴朗的天空。


所以很多时候,很多人并不能理解这种光鲜背后所受的累,在背后默默吐槽几句;但是依旧不乏会有很多人感激这些人的付出,心里暗暗发誓要成为这样的人。


想想,那些也还未曾真正了解人事,只是比我们大一届的学长学姐们,在编舟渡人的时刻无形中先渡了自己。当初懵懵懂懂的一切,在承担和选择中变得驾轻就熟。而许多友谊的开始,爱情的萌芽,也是在一次次交流合作,觥筹交错里慢慢升温的。


我们经常会叫大我们一届的学长学姐男神女神,倒不是他们多帅气多美丽,只是觉得他们身上担着我们迄今为止还无法撑起的重量,经历了我们正在经历的种种,时光正在打磨着我们,却把他们锻造的如成型的绸锦般可喜和讨人喜欢。



年轻就是意气用事,你有一百个要放弃的理由,奇怪的是因为一个人的相信,你就毫无怨言的坚持下去。


小屋见大巫(gh_94a72c1026e9)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gh_94a72c1026e9
我说故事你来听,如果你想说什么,我可以帮你写下来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