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11】

风筝上的栗子(没有课可复习的我) · 2017-01-12 15:11

桃花依旧笑春风【11】

啦啦啦先来一句废话~终于更新到十一章啦~

然而我取不出名字了……

关于秦谦的麻麻的名字……

咱们倒过来读……




“你说的可是真的?”叶岚透过屋顶瓦片漏出的空隙朝里头看,本来坐着的华衣妇人激动地站了起来,“他真的还活着?”

“老奴相信没有看错,那确实是当年夫人留给唯礼少爷的玉。”

“那是他爹的传家玉啊……当年……”

叶岚听了一会,大惊失色,这位妇人竟道出十几年前的一段武林秘闻。

当年在江湖上,与轩家堡齐名的还有一个云海山庄。云海山庄庄主秦天啸少年成名,游历江湖时遇见夫人——时为武林第一美女的汪莘丹,情投意合,郎才女貌,传为佳话。然而美满没有多少时日,便传出云海山庄勾结邪教独孤门的消息,轩云霄的父亲便领着武林众人,清剿了独孤门与云海山庄,也得了武林盟主的位置。而云海山庄付之一炬,非当年之人不知云海山庄之威风,秦天啸和汪莘丹不知所踪,连带二人刚出生的孩子也下落不明。叶岚也是听师傅念叨过一阵,似乎师傅与秦天啸曾是故交好友。

叶岚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看见那妇人光洁的额头与乌黑的发髻,别的不说,气度和风韵便不一样。她小心地搬开旁边的瓦片,将眼睛贴得近了些。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为了我,围剿云海山庄,还对天啸赶尽杀绝……我那苦命的孩儿,刚一出生就要交托于你远远送走……这么多年了……算是老天爷对我的一点安慰吗?”那妇人说着说着,竟失声痛哭。叶岚心下琢磨便知她应该是当年的武林第一美女,不禁感叹,这轩家堡是修了多少福气,两代武林美人榜榜首都在此……不对,顾长乐还没嫁进来。

叶岚又一转念,顾长乐嫁进来也是迟早的事情。

“老爷如果泉下有知,一定很欣慰。”仁伯感叹了一句,汪笙丹愣了一下,似是记起了什么事,吩咐道:“你准备一下,我要去灵泉寺还愿。后日咱们去幻萤谷,我……我想……”

仁伯看着汪莘丹喜极而泣的眼泪,连声答应之后便下去张罗了。叶岚瞧着没什么好打听的了,也便悄悄循着去时的路返回来。

秦谦双手抱臂,将信将疑地重复了一下叶岚说的大意:“你是说……轩夫人是我娘?而我爹是被轩云霄的爹害死的?”

叶岚用力点头:“按照我偷听来的是这样没错。”

秦谦放下手臂,起身往房间走去。

叶岚在身后喊:“唉,你倒是给个反应啊!”

秦谦转过来,对她吐了四个字。

“洗洗睡吧。”

 

到了轩家堡,外头早就停满了马匹车辇。顾长乐在回来的路上已经说明了秦谦要做的事情,暂代武林盟主之位,找回轩云霄的遗体以及安稳轩家堡上下。

第二件事么……经历过昨晚的惊心动魄之后叶岚只是笑了笑。粗心如她,也知道,秦谦正慢慢踏入一个陷阱,而她什么也不问地就陪他闯了进来——为什么呢?

叶岚跟在秦谦身后走进轩家大门看到满座的彪形大汉来者不善的样子的时候也想问自己为什么。这个问题在唐门中人不服秦谦前来接管而不是另行选举之后顺手扔了毒镖而她想也不想地就冲过去挡了下来的时候突然想明白了。

大约……一厢情愿陪着他出生入死就算不能感动他爱上自己,也好感动一下自己,证明,自己是确乎爱着他的。

秦谦早准备好唐门的突然袭击,他带上了师傅私藏的一把天蚕丝的扇子,放在袖子里。那柄毒镖飞过来的时候,扇子已经握在手里,只等抖开扇面将其回击。谁知叶岚不管不顾地推开了他,生生受下了。

唐门的毒果然名不虚传,叶岚伤口处的血汩汩流出来,黑得可怕。他伸手封住她身上几处要穴。

“解药。”秦谦搂着叶岚,半蹲在大堂内,面无表情地看向那个出手的人。

那人是唐门座下大弟子,掌门人谈事情把他带出来,年少意气,用毒用惯了,随手就来了这么一下,心想试试秦谦的武功,没想到……解药肯定是有的,只是见秦谦这个样子,反骨又发作了。

“凭什么?连个毒镖都躲不过去还要女人替你挡,还好意思暂代武林盟主的位置!”

秦谦眸光一凛,左手飞出一片树叶直冲唐门掌门人的腰间,以掌力抓过割断绳子的锦囊,倒出锦囊里花花绿绿的药丸,把锦囊往后一抛,将叶岚平放在地上,来到那个说话的人面前。

秦谦面色实在阴郁得可怕,所有人只呆呆看着他的动作。他来到那个出手的人面前。

“你要……”秦谦点住他的穴道,一股脑将那些药丸全都塞了进去,在他脑门上拍了一下才解开他的穴道。那人咽下了好几种毒物,都是入口即溶的,药效来得又快又猛,不多时便在地上打滚。

“解药。”秦谦转向唐门掌门人。这回他给得爽快多了,从怀里掏出一个蜡封的白色丸子递过来,赶紧俯下身为自己徒儿解毒。

叶岚服下解药,面色渐渐缓过来,秦谦才放心。他将叶岚扶起来靠在自己肩头,环顾众人,朗声道:“秦某人今日到场说得明白,对于这职位只是暂代。轩盟主下落不明尚需查清,轩家堡皆是老弱妇孺,怎敌大家这般为难?况且这盟主任期还未到,重选也得先了结未竟之事。”

他低头看了一眼叶岚,又继续道:“在下明白诸兄只想试探在下武功,但大可不必如此阴损,秦某这段时间暂居幻萤谷,欢迎各位前来挑战。不过若是再有今日的情况发生,秦某有个毛病,就是脾气不太好,下一次,可就不止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么简单了。”

秦谦打横抱起叶岚,问顾长乐客房的所在。

顾长乐指了一个婢女领着他去了。秦谦出门前,复瞥了那唐门的大弟子一眼,他已解了毒,面色如常地坐在椅子上歇息。


风筝上的栗子(FZSdeliumang)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FZSdeliumang
栗子在风筝上?没错,我要上天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