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不是简单的情绪宣泄,那对你来说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最大的

壹心理咨询(爱分享的) · 2017-01-12 15:11

咨询不是简单的情绪宣泄,那对你来说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各位安安~我是壹心理咨询「心理进化社」社长熊猫,硕士毕业于 HKBU 的 Youth Counseling ,是一枚爱卖萌也爱装成熟的胖达酱。



今天邀请的是壹心理知名专栏作者、暖心小姐姐 Joy Liu,为我们带来她作为心理从业者的点滴感悟,也适合对心理行业充满好奇的你观看哦!



咨询师不会变成“情绪垃圾桶”




上周我去北大听陆晓娅老师和徐凯文老师的讲座,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到自己身上可以让他们成为一名助人者的特质。晓娅老师说她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我不是一只垃圾桶”,她的这句话触动到了我,我也有感而发,想分享自己从2014年以来,从事助人工作的深刻感受。


我记得前段时间我因为“失恋”心情很低落,那段时间恰好“抑郁症”这个词开始变成了热门词之一,妈妈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忧心忡忡地说:“宝贝,我好担心你得抑郁症啊!”


我问:“怎么会有这样的担心呢?”


她说:“你看你情绪这么低落,每天又听到那么多负能量,我还真的担心你得抑郁症呢!” 


我笑了:“妈,你真的不知道,这些来访者并不是负能量,如果没有他们,我才真的会得抑郁症呢!正是因为每天跟他们的相处,我才更深切的感受到跟这个世界的连接,和更深切的价值感。”


很多朋友之所以不选择心理行业作为自己的职业,也很有可能害怕自己会成为一只“情绪垃圾桶”,害怕自己背负太多的“负能量”,害怕别人的困顿和挣扎会让自己一起沦陷其中。


在我没有接触咨询之前,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担忧,但我真的完全的,彻底的错了。


咨询是一种特殊形式的爱,并且它绝对不仅仅是咨询师对于来访者的爱。这种爱是一种共创和共同探索的力量,我们是彼此的对话伙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所产生的深深地信任、欣赏、好奇和专注,是一份彻底改变彼此生活的礼物


你没有看错,是改变彼此。每次咨询中,我都被自己的来访者感动着,尝试着跳进他们的眼泪池子里,陪伴他们一起游到他们想去的地方。没有一位来访者没有改变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但我们都因为这样的共同探寻,而到了一个我们都没有去过的地方。


此刻我的双手在键盘上敲击下这些文字时,回想到这些生命故事给我带来的感动,仍旧会红了眼眶。我只能说我是幸运的,无与伦比的幸运,也希望今天下面这些我情真意切的文字,能够让亲爱的你对于助人,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视角。



消极的情绪体验是生命的叩问




最近大家都在忙着讨论抑郁症,那么抑郁症真的是“病”吗?我们所说的“不正常”,是不是人为界定的,用病理模型来看待复杂心灵世界的狭隘解读呢?


徐凯文老师也提到,精神科医生开的抗抑郁药物,只有对那些有明显的生理症状(比如思维迟缓甚至无法思考)的人,才有效果。对于大多数被诊断为“抑郁症”的人来说,抑郁并不是病,而是正如陆晓娅老师说的,是生命对我们的一种叩问。


抑郁的情绪我们每个人都有体验,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讲,它让我们的头脑和身体都有时间休息。而如果我们的抑郁情绪真的持续了一段时间,那么它的存在,一定是想告诉我们一些什么,而我们的责任,则是认真回应生命对我们的叩问。


昨天我的来访者说,从小在家里她永远都被父母放在次要的位置,而在现在的恋爱中,她常常会因为对方没有关注到自己而觉得自己并不重要,然后产生强烈的焦虑,焦虑到想要放弃这段其实特别美好的恋爱。


她的焦虑是“垃圾”吗?


当然不是。她的焦虑是一位伴随她多年的老朋友,在她被自己的父母抛下时,提醒她危险的存在。这份焦虑的背后,其实是对爱和连接,深深的渴望。


如果她的焦虑会说话,我想它也许会告诉她说:“亲爱的,这些年我陪在你身边,是想更好的保护你。我想提醒你可能的危险的存在。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甚至恨我,但现在也许是你学会好好跟我相处的时候了,我并不想成为你的敌人,我想帮助你。”


而我们要一起探索的,也许是如何好好地跟焦虑做朋友,如何跟内心里被抛弃的恐惧相处,如何在即使对方不关注自己的时候,仍旧看到和肯定自己的价值,如何温柔并且友善地对待自己。我对这些已知或者未知的问题的回应,就是焦虑存在的意义


我更喜欢把情绪,看作是生命对我们的提问和邀请。它们的存在并不是为了让我们痛苦、发疯、羞耻,或者打败我们,它们的存在,是邀请我们看到被我们忽略的部分,帮助我们更加真诚,更加听从内心地生活,也是对我们建构自己生命意义和价值的提问。


每当我跟来访者一起去回应情绪带来的邀请和提问时,总能发现,它们有巨大的、出乎意料的人生智慧等待着我们去发现,它们想要告诉我们的,远比我们期待得到的,更多。



咨询是在生命的局限中探索




作为一个还算年轻的咨询师,我已经听到了很多故事。


这些故事远比电影和电视剧复杂得多,也有很多故事让我心疼。但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份深深的感动,一份在我的咨询生涯中,不断让我更加相信人性的感动:哪怕是再痛苦再绝望的人生,背后都有一份努力和生命的尊严,值得被看到


你会看到,哪怕是想要结束自己生命的来访者,她有勇气走进咨询室,有勇气信任一个陌生人,有力量讲述自己最脆弱的故事,本身就是一种对生命强烈的渴望。而随着你深入地了解这其中的故事脉络,就会越来越清晰地看到,她是多么努力,多么充满勇气和力量地,去面对所经历的人生困境。


如果有人告诉我说他不想活下去了,因为他找不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那么我并不会陷入到一种担忧和焦虑中,虽然我可能的确会有担心。我想知道,是什么力量让他此刻还没有去死,而是选择活下来跟我说这一番话,我也很好奇,既然他说找不到,说明他一直在寻找,那么又是什么力量让他一直在寻找着。


看到每个生命,即使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困苦,却仍旧在坚强的活着,勇敢的探索着,在生命局限中不断找寻着新的可能,这本身就是一份礼物


曾经有位来访者来找我的时候被医院诊断为“重度抑郁和焦虑”。后来我才了解到她刚刚经历了离婚,父亲的死亡,母亲的重病,自己身体的问题并且自己在工作上的重大挑战。可以说这些中的任意一条都可能击倒一个人,但是她仍旧没有放弃对生命可能性的探索。


那个时候我就问了她一个问题:“是什么力量让你坚持到了现在?


她红了眼睛,然后告诉我说:“因为我相信自己。


我又问她:“那是什么让你如此坚定地相信自己?


她想了想说:“因为我知道一切都可以被改变,从前的每个不可战胜的挫折,现在都已经被我战胜了。”


后来我听到她讲了很多自己的故事,在这些故事中我们不断看到已经被她遗忘的资源和力量。这次咨询是一个转折点,我和她一起点燃了从前熄灭的信念之光,看到她一次比一次更加坚定和美丽的出现在我面前。



咨询是倾听对方重要的生命故事




至今我还记得刚开始学习咨询的时候,在现场看吴熙琄老师做一个个案。当时志愿做来访者的人,讲话特别啰嗦,但是熙琄老师一旦开始咨询,便旁若无人地一直在倾听,整个咨询的一个半小时里,我在她脸上看到的只有欣赏和专注,而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也许是很多人跟我有同样不耐烦的感受,在熙琄老师做完个案之后,就有同学问她如何能够做到那么耐心的倾听


她当时的回应至今仍旧深深影响着我:“因为我觉得他在讲述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生命的故事,他在跟我分享着他的生命,我觉得这是一份莫大的礼物,怎么能不好好倾听呢?”


从那之后开始的每次咨询,我都真切地体会着这份弥足珍贵的礼物:被人深深信任着,听到对方世界中对她/他非常重要的生命故事,并且一次次在这个过程里,共同探索出生命新的可能,这种体验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事情可以替代。




咨询更像是艺术的存在




作为一名后现代取向的心理咨询师,我信仰对话在两个灵魂相遇时,创造的,出人意料的可能。


在我没有学习咨询之前,我以为它是一门技术,后来我觉得它是一种生活哲学,直到现在我才渐渐意识到,它是一门艺术


艺术是一种神奇的存在,并且几乎很难用功利主义的视角去解释。如果我们的一切行为都要从是否“有用”去解释,那么所有那些无比美好的艺术,比如音乐,绘画,舞蹈,雕塑,戏剧,电影等等,对我们的生存,貌似都并不直接“有用”。


可是人活着是需要美好的,甚至创造美好本身,这就是支撑我们活下去的重要意义。


所以我一直觉得创造和艺术,并不是属于少数人的奢侈品,而是全人类赖以生存的必须。我们并不能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去完全解读它们,因为一个饥肠辘辘的人在听到一首能够引起她灵魂共振的歌曲时,仍旧会感到幸福和满足。



在咨询对话的艺术中创造奇迹




对话同样是一门艺术,在这门艺术的滋养下,我看到自己和我的来访者在这个过程里共同转变,一起创造了这个世界上的一个个小小的奇迹。


也许你要问我这样创造的奇迹是如何发生的,那么现在,请容许我带着自己有限的探索,分享我在这门艺术修炼过程中的一点收获。


其实对话在我们每天生活中都会发生,但是那些共创式的,合作式的对话,需要我们用全然不同的姿态,意图,和视角。


当我们尝试着放下自己的评判和预设,放下自己以为比别人更懂的“知识”,带着更多的好奇去聆听对方时,往往能够有意外的发现。


其实我们每个人之所以会在自己的“困境”中“卡住”是因为我们不断在自己的内心里独白,我们在强化着自己的独白,却没有给予它流动,发展和改变的空间。而对话这门艺术,就是为我们提供一个空间,去探索和好奇,那些从前我们没有去探索过的地方。


而提供最大空间的方式,就是慢下来,闭上嘴,全然地相信对方是自己生命的专家,她/他一定比任何其他人都更有力量和资源,去化解自己生命中的困境,然后放下我们的“砖家”姿态,尝试着放下我们所有的预设和评判,甚至放下我们想要强加给别人的“知识”和方法,全然地倾听对方,真实地对对方回应和好奇。


这个过程本身就充满力量。它充满着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彻底打破了从前我们一个人的独白模式,让我们的生命有了新的可能。


每次比较成功的咨询中(注:成功的标准,就是来访者有了变化),我们都在共同创造着新的可能,而这种创造的艺术,就如同音乐,绘画和所有艺术一样,滋养和丰富着我的生命。就算是并不成功的对话,也成为我不断反思和觉察自己的重要机会,成了我不断创造和探索自己的动力。


此刻我唯有深深地感激,感激一场场对话所给予我的一切。


我称它们为来自世界的深情告白。



后记




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每当夜晚降临,万家灯火闪烁,我总会好奇地从自己家的窗口向外看,有些遗憾地想:那些亮着灯的窗子里,此刻在发生着这样的故事呢?那个时候好像让我无比惋惜的,是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只可能体验自己的人生,而无法体验无数种可能的,其他人的人生。


突然在一次咨询结束了之后,我笑了:儿时我想要体验别人生命故事的梦想,此刻不是已经都实现了吗?甚至更好的是,我并不是简单地体验着另一种可能的生命故事,而是跟随对方,一起创造着新的生命故事。


想到这儿的时候我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从前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女孩,如今在看到了那么多生命的不容易时,渐渐迸发出对生命谦卑的敬仰:


那些经历了无数丧失、经历了亲人的死亡和爱人的背弃、经历了病痛和在迷惘中不见前路的恐惧、经历了拮据的经济和无常的灾难……那些人都没有放弃对爱和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的生命,渺小到在这无限时空中无足挂齿,却同时强大到不可思议。


所以你说我是“情绪垃圾桶”吗?


不,我是陪伴生命共同创造的探险者;我是跳进对方眼泪池子里,跟她一起到她想去的地方的跟随者;我是见证生命改变和奇迹发生的同行者;我是同时在自己成长路上,不断在对话中建构新的自己的共同学习者......


弗洛姆曾经说过,没有人在真正爱别人时,自己没有得到什么。爱是一种增长的力量,而不是一份消耗品。


谢谢你给我机会爱你,也谢谢你在对话中给予我的,爱的力量。


作者:Joy Liu丨心理咨询师

壹心理专栏作者丨壹心理课程讲师

心理学博士在读

繁荣成长工作坊创始人

微信订阅 ID:FlourishingParty




看完老师的分享,胖达酱不由得联想到近期上映的王家卫的一部电影,叫《摆渡人》。有时候,我们的心理咨询师也像我们人生的摆渡人一样,帮我们从不快乐、不幸福的海里,带到另外一个或平静、或快乐的彼岸。


其实,我们一生中遇到的“领路者”、“摆渡人”不止一个,咨询师只是其中一个角色,也有可能是我们身边的朋友或者长辈,甚至可能是某个陌生人。


那么,你在什么情况下遇见了你的“领路者”,或者你又在什么情况下当过谁的“摆渡人”呢?胖达酱很期待一起分享彼此间的故事呢,欢迎留言告诉我哦!


壹心理咨询(onxinli)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onxinli
积聚国内最优秀的心理咨询师,就是要认真做好心理咨询的「口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