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美学的另类感官|我们每日的面包:沉默的食物

暴力另类美学

纪录片(桂清萍) · 2017-01-04 13:07

暴力美学的另类感官|我们每日的面包:沉默的食物



在一个遥远的大陆上,生活着一群冷酷的傀儡师和术士。他们通过制造种种精确高效的机械傀儡,在冰冷的流水线上有秩序地宰杀猎物,他们用魔法药剂喷洒在大陆上,然后以惊异的速度收获谷物,最后将生产出来的大量魔法面包和肉食品销往整个大陆。这些傀儡师有着鲜明的目的性:役使那些机械傀儡们朝着每一个农场,养狱场、屠宰场进发,终有一天,他们也会来到你我的身边。

这不是传说,而是由奥地利导演Nikolaus Geyrhalter花费两年时间,辗转于欧洲各国的大食品生产幕地和工厂,拍摄的影片《我们每日的面包》,那些傀儡师不过是农业和畜牧业产业化后的产业工人。影片向观众展示了一个日常生活背面的关于食物的世界,在欧洲高度现代化的农业和畜牧业生产流水线下,一切有别于人们印象中的田园牧歌。事实上,这个世界高速精确冷静整齐,它被各种各样的生产流水线、电脑、机器人、大机器以及人类所引导,无论是在农场、养殖场,还是在屠宰场,几乎每一项细小的操作都会伴随一种相应的机器,其分工细致令人瞠 目结舌。影片极其详尽地展示了这些千奇百怪的机器是如何迅速准确地完成指令,而人,是如何被置于某种与机器同等的地位。


仿若一部默片

没有对白,没有解说,没有音乐,没有采访,没有情节,只有节奏单调的固定镜头的不断推进和转换:农场、种植园、养殖场、屠宰场、食品加工厂一部无论拿什么词来形 容都枯燥无聊缺乏美感趣味和情节的电影,一切看起来似乎只是毫无意图地展示着人们的日常食物如何被生产制造,却着实让人在整整一个半小时内保持着持续的好奇、震撼与思考:我们每日的面包,哦,原来我们的食物这样被制造。


影片视觉的冲击力来自于内容本身,来自于观众未知的体验。影片中使用了大量的全景固定长镜头。明亮、工整、对称的画面加重了影片机械的、冰冷的观感。没有任何淡入淡出或黑起黑落,场景转换只是单纯的组接剪辑,精确但几乎没有明显的意图。影片展现的另一个事实是,在西欧,某些机器无法操作的野外作业基本都由外国劳工来完成,在影片中,这些外国劳工的交谈声被刻意压得很低,也没有任何翻译,他们的言语如同机器发出的杂音,失去被注解的意义。除了生产环境的同期声,这基本上算得上是一部默片。


工业巨手掌控一切

人类义无返顾地进入工业文明。工业文明挥舞着巨手,修改了上天的旨意。借助机械的威力,人类已经不需要在日光下流汗劳作。凭着化学的神奇,粮食的生长已经不需要泥土、水分、阳光。影片中可以看到,蔬菜的生长只需要一丁点儿泡沫。橄榄的收获只需要一只摇撼树干的机械手,一个清扫橄榄的机械扫帚。同样的机械扫帚,可以把小鸡扫入,从出壳,喂食,生长,直到被宰杀,分割,进入包装的传送带。工业认定农业是它的一个附庸,并进而否认农业的存在。工业代表了人类巧智的限度。母猪的存在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生小猪并给它们喂奶。为了生小猪,只需要人工受精即可。为了喂奶,只需要把母猪固定在铁栏杆里,让它们的奶头冲着小猪即可。如果说,从古至今,一头猪最终都免不了被人类屠宰的命运的话,农业文明里的猪还有在泥里打滚,还有发情和母子嬉戏的快乐片刻,那么工业文明下的猪则是从出生起就被剥夺了所有生存的乐趣。整部影片向我们接连展示了人类的生存智慧和现代科技的无所不能。雏鸡的选种到成鸡,正常周期的7年时间被饲料和激素催化压缩为短短28 天;奶牛被人工受精而大大提高了产奶能力;大规模的宰杀在整齐干净的全机械化厂房里有序高效地完成;巨大的长相怪异的机器在工作人员的简单操作下将农药覆泽百亩的土地与植被科技和机械化的流波不断冲击着我们的传统认识和思维,这部纪录片,却不仅仅是在向我们展示如同科幻般令人叹为观止的机械,更是对这一点表现出强烈的讽刺意味。


整部影片的工业化语言是机械发出的奇怪声响和动物的各种叫声,工作人员的存在也如同机械、如同他们眼中的动物一般,是无生命的。绒黄色雏鸡被熟练地剪喙去爪,如同草芥一样被抓起装运或丢掉;整个身躯到处隆起着大块肌肉造成身体变形的巨型牛在挣扎中被电击,瞬间死亡;死去的猪牛被隔开喉管放出大量的血和不明液体,被吊于机械之上剖开、去内脏、剥皮,被年轻的女工人毫不费力地剪断粗壮的蹄爪;母牛产仔后腹部暴露在空气中的巨大血洞在这所有的过程中,人们的同情早已被过量消耗以至麻木,导演用长镜头将这一点突出表现出来——画面固定在职工进行完收割、装运、宰杀之后独自无言、无表情地嚼面包、喝咖啡、吃甜点、抽烟、喝水之上。没有怜悯不忍,甚至没有一点点恶心的反应,工业的巨手掌控下,他们需要的只是工作、熟练、效率、规模、 产出和利益。


恶梦般的美丽画面

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这是一部同时激起赞叹和惊恐的影片。它有很多美丽的画面,也有很多令人感觉惊悚、不可思议的场景。当你长时间注视着大银幕上长长流水线上涌动的黄色小鸡;当你看到银幕中央一台形状奇特的大机器在田野间如变形金刚般伸长铁臂,并且发出古怪的声音;当你看到在一个充满了绿色荧光的空间里,成排的自动喷头四处挪动喷洒水流,而事实上那只是一个种植生菜的暖房时,影片几乎像科幻片般呈现出一个超乎现实的机械世界,然而一切又带些戏虐之意。


对于很多温情脉脉的环保主义者和动物保护主义者来说,影片中的很多画面也许有如恶梦一般。几秒钟后被电死的流泪母牛,被开膛破肚、被肢解的成排的动物尸体,当兽医把手伸进一头被剖腹产的母牛肚子里掏出一头血淋淋的小牛时,我听到黑暗中观众的惊叫。事实是,在人类庞大的食品消耗之下,动物被某种看似粗鲁的、不那么“人道”的方式对待,而新生的植物则在化肥的催化下迅速地生长,收割,荒芜。影片中在屠宰场从事血腥操作程序的女性工人,她们面对镜头温柔而腼腆地微笑,她们喝咖啡,吃点心,安之若泰,没有任何受伤害的迹象。人和机器是平等的,卓别林在上世纪30年代的《摩登时代》里,讽刺了标准化大工业生产的无情和人被机器异化的戏剧化场景,以今天的经验来看,人类的承受力显然和科技的进步在同步增长,与此相关的,还有人类无穷尽的消费能力。


震撼人类的道德

科尼斯堡小城的一块墓碑上,刻着这样一句话:“有两种东西,我们对它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与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人们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导演通过这部影片介入到日常生活的背后,透视了在欧洲高度现代化的农业和畜牧业生产流水线下,农业机械化生产,食品批量化制造的图景。而这种日常生活背后的非常事实将不自觉地深深震撼人们心中的道德。


影片中猪、牛、羊、鸡、蔬菜、小麦、水果凡是人类日常生活中的食物,这里都被一一展现,而有所不同的是:这些作为自然界食物链上的生命已经被去生命化了,完全异化为人类的食物。此时,自然界的生存规律、物种均衡早已被人工化所抹杀。充溢在画面上的动植物, 没有生命、没有绿色、没有自然,只是作为人的食物。影像采用的无声记录、大量运用的长镜头、定点机位拍摄的手法给人们真切地还原了工业文明社会赤裸裸地对自然生态的霸占。全面地展现了当今消费主义时代横行的人类食物图谱。一幅幅图谱画面,不断地敲击着人类的道德标准,人类自诩的文明似乎完全架空了人类生存的基础。此时的自然万物已丧失了自主性,人作为侵入者,狂热地满足自身无限制的需求量。


导演为这部影片选取了一种尽可能客观的视角。而仅就画面而言,镜头的变化非常少,除了一两个例外,一般只采用三种镜头:固定、跟随、平移;两种景别:大的全景和中景;一种镜头连接,剪切;几乎所有镜头是平视;几乎所有镜头长度集中在30秒到80秒之间。没有推拉摇甩,没有特写,没有镜头特效。此外,导演还为画面设置了一套相对客观的美学的规则,黄金分割,镜像对称,中心对称的画面。这部影片之所以能够给观众不同层面的解读,答案也许就在于影片的客观性,即最大程度地去除了有主观导向性的东西,甚至包括镜头的变化。


一切仿佛是打开了一扇通往工业世界的窗户,使观众始终得以静静凝视,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这部纪录片。除此以外,Nikolaus Geyrhalter不想说得更多,因为这个由人、机器、动植物构成的世界——人类赖以生存的社会供给系统本身已经足够有趣,或者足够深刻。


本片曾荣获:

2005年阿姆斯特丹国际记录片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
2006年欧洲电影奖提名最佳记录片
2007年法国《电影手册》评分-4颗星(满分)

我们每日的面包


暴力美学的另类感官

沉默的食物

打赏

再看一“片” (点击图片即可观看


2050年,这是一个愚昧的年代|残酷且孤独的回忆

公众号ID:jlpian
记录无限,丈量天下!
投稿邮箱:xifujz@stu.cpu.edu.cn



纪录片(jlpian)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jlpian
42T纪录片免费分享, 自由查询和一键转存。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