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欲望与衰老间的钢索上找到幸福?

欲望如何

濯愿文化 · 2017-01-06 05:37

如何在欲望与衰老间的钢索上找到幸福?


橡树出版之【精彩书摘】

编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从何时开始,这个世界硬生生将“幸福”这个美好的主题逼成了玩笑?正如今天的作者侯士庭所描述的,我们人类一直在无穷的欲望和身体一天天的衰残之间走钢索,左右摇摆勉强汲取着自以为是的养分,体验的却是饮鸩止渴的痛苦。但是,幸福真的那么难吗?这个世界真的已经完全扼杀了幸福吗?今天侯士庭的文章给了我们答案。另外,侯士庭《幸福真谛》新版将于近期推出,敬请关注!


人类的处境相当危险,好像走在钢索上,这一端是无穷的欲望,另一端则是身体的逐渐衰老。虽然这令我们深感挫折、饱受疾苦,但这也能使我们正确地定位自己。近代有否认死亡的文化倾向,这是很不智的,因为人人皆知,老去、死去都是逃不掉的事实。我们若忘记人类的尊严也是很荒谬的,这好比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所说的:“想压抑人类对信仰的需求,未免也太天真了。”人之所以有渴望、有追求幸福快乐的心,也是避免人忽略生活的真实意义。世上有各式各样的宗教信仰张开双手欢迎人的加入,因此,人们更需要有明智的认知与抉择,避免把肉体的享乐误认为就是幸福快乐。

 

剧作家伊丽莎白·古吉(ElizabethGoudge)在她的自传序言里,把自己成年后对玫瑰的浪漫喜爱,与儿时见到白雪的喜悦作了比较:“如今,我欣赏玫瑰胜于白雪。但起初并不是这样的,我小时候与其他孩子及狗儿一起玩时,总认为下雪是世界一大奇观,因为雪花无声地飘下,雪地的反光让屋子充满了奇幻感,当太阳升起后,晴空下的平原、山岭、树木都闪闪发光。我想起在雪地里玩的游戏,滑雪橇、滚雪球、堆雪人,这一切都让我自觉身在极乐之中。在记忆深处,茫茫白雪中的每一粒晶体,即使微小得肉眼看不清,但它们的结构却美得像一朵花、一颗星。雪,岂不是世界一大奇观吗?”

 

如果当我们像孩子般喜爱奇幻,又有温暖的房子可以随时躲入御寒,那么,雪确实令人感觉是世界奇观,只要我们无需负责铲雪,也不用了解暴风雪带来的经济损失等等。但是长大后,我们也许会比较欣赏玫瑰,尤其是喜欢园艺的人,或是从爱人手中得到一束玫瑰的时候。每一种幸福都各有其适合的园地。

 

美学的特性是:学会欣赏每件事物的本身!古吉呼吁人们要了解一个事实:


欣赏万事万物,本是合情合理的。

  你见过未经粗手碰过的出水白莲吗?

  你见过悄然飘下尚未经泥土弄污的白雪吗?

  你摸过海狸的皮毛、天鹅的羽绒吗?

  你闻过蔷薇的花苞、火中的甘松吗?

  你尝过蜜蜂的蜜囊吗?


我们看过、摸过、闻过、尝过这世界的美吗?如果幸福在我们面前敞开了如此辽阔的灵魂深穴,我们岂不更能体会到上帝的伟大和奥秘吗?连一般书刊杂志都知道,要获得幸福快乐,就必须采取一些适当的步骤。



 要与其他人建立亲近的关系。幸福所共有的处境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爱的关系,所以要投入时间培养友情。


▶ 要培养能持久、交往频繁的关系,而不是以关系的强度为目标。有些关系可能有特别快乐的时刻,但并不表示那种关系能持久;稳健持久的关系反而可维系长久、增加快乐的质量。所以我们要在人际关系上忠心持续地下工夫。


▶ 行善就是为别人的福祉着想。这可以解除自私和与人竞争的压力,因为知道与人建立关系比自私地在社会上飞黄腾达更重要。这可以增强一个人正直诚信、有价值的感觉,也会产生与人和睦相处的气氛。


▶ 在情感上对别人有兴趣。有证据显示,人与人交往时若不投注感情,若不对周遭的世界有兴趣,他是不会幸福的。我们投资在别人的生命上,比投资在自我独立隔离的生命上更幸福。


▶ 试着按适当的比例来看待事情,这会让我们有空间余力去顾念别人,让我们有仁慈待人的心、有同理心,能帮助我们与人合宜相处。这样我们就容易与悲伤的人同哭,与快乐的人同乐。


▶ 保持心灵健康的方法,是广泛阅读、反省生命、操练心智。栽培心灵园地。把我们每一个层面向上帝敞开,以他为人生的至善至美。


 

以上这些劝告,每一项都带有一些智慧。我们还需要在上帝里面挖掘多深才能找到幸福呢?这答案早已经清楚表明在新约里了,当耶稣基督成为我们“情感和心智的焦点”时,我们的生命基本上就已经是喜乐的生命了。在古希腊文学里,喜乐指的是“众神祇”的喜悦,只有他们能主宰喜乐。然而在新约里,喜乐是基督徒生命中的基本要素,它在每一方面都是毋庸置疑、不受限制的,因为我们只需要“靠着我主耶稣基督,以上帝为乐”。

 

基督徒的喜乐表达了无穷、永存、不朽的丰富生命,如同太阳发出巨大的能量,但地球的生命系统才吸收了不到百分之一,巨大的喜乐能量是远远超过了人能吸收的。人类的幸福是系于上帝的爱,而且这幸福实在是超过人所求所想的。


喜乐在于接受上帝的治理


耶稣来到世上,是要传扬喜乐的好信息,其中心信息就是呼召人归属上帝的国,也就是降服于上帝的治理,以他为王。耶稣告诉我们,上帝的国将会在世界末日时降临,届时所有的罪恶都会被消灭除尽。但他又提示说,天国现在已经降临了,它的样式多少是预表了未来天国的全貌;他进一步说,上帝的国度可以在爱上帝、顺服上帝的人心里看见,凡是接受他的教训、跟随他做门徒的人,就是先活在天国里了。


属于上帝的国,就可以经历喜乐的实际。对于每天亲近上帝的基督徒来说,生命好像一场节庆;每当有人成为“新造的人”,所有的基督徒都与他一起欢喜快乐。在耶稣的比喻里,提到了许多令人喜乐的场景,例如浪子回头、寻回失羊、失钱复得等等。一旦我们降服于耶稣的治理,他就住在我们心中、与我们同在,然后带来至大的喜乐。所以我们当如此祷告:“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6:10)

 

我们属于上帝的国有一个证据,那就是我们的品格得到了改变,生命被重塑。如我在第十章所说的,八福表达了人在上帝治理下的生活是多么地积极活跃,当我们生活在上帝所赐的生命纪律中,幸福就会临到。

 

《希伯来书》的作者如此描述上帝对人的爱:“你们又忘了那劝你们如同劝儿子的话,说:‘我儿,你不可轻看主的管教,被他责备的时候,也不可灰心,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你们所忍受的,是上帝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焉有儿子不被父亲管教的呢?管教原是众子所共受的,你们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儿子了。再者,我们曾有生身的父管教我们,我们尚且敬重他;何况万灵的父,我们岂不更当顺服他得生吗?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唯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份。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12:5—11)

 

除非愿意接受管教,否则无法享受上帝同在的幸福生活(尽管刚开始时可能看不出来);没有天父爱的管教,我们就不能领受身为上帝儿女的幸福。很多人对上帝的反叛已经令他们疏离了上帝(这说来确实令人感到不舒服),这罪必须从人的心底拔除(尽管过程很痛苦)。

 

八福所描述的生活方式,初看之下似乎有矛盾,如果我们哀恸、温柔谦卑、饥渴慕义,还怎么能快乐幸福呢?这种幸福不是很奇怪吗?事实上,任何人要走在主的道路上,那骄傲、靠自己的心态就必须先被破碎重整,然后被再教育、重新定向。这个过程是更新品格所必经的,而且不是只变得和善一点点就够了。内在生命的全然转变,只有上帝能帮助我们达成。

 

在敬拜中经历喜乐

 

福音书中喜乐的气氛启发了早期教会的敬拜。耶稣这位喜乐之子,引领跟随他的人一同进入对上帝的感恩和赞美中。因此,耶稣是人获得喜乐满足的最大关键!有一次耶稣告诉门徒:“向来你们没有奉我的名求什么;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16:24) 满足的喜乐是来自圣父、圣子、圣灵三一圣神彼此的团契交通,彼此享受对方的同在,这是基督徒敬拜的核心,也是我们在上帝里面获得喜乐的核心。

 

基督徒的喜乐也建立在耶稣基督的受死、复活、升天、圣灵降临等历史事实,以及建立在上帝不断与基督徒的交通上。基督徒的喜乐是一道火光,能点燃真心崇拜的活力;每一场崇拜都应该是赞美、喜乐的场合。敬拜之喜乐的根源来自圣经的诗篇——旧约圣经中的圣诗集。《诗篇》让我们听到了敬拜者的欢呼,让我们在想象中一同加入那些上耶路撒冷守节庆的行列;在《诗篇》里,圣殿院内始终不断回响着赞美和敬拜之声。

 

每主日的崇拜是基督徒整个生命的礼赞!就像蜜蜂在各地、在各种花朵中采集花蜜之后回到蜂巢一样,基督徒也将在世界各地、在各种生活中体验到的上帝之美善和恩典带到了教会,大家就在其中一同赞美、感谢、崇拜。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每一个角落都能带到敬拜中。诗人赫伯特这样赞美上帝:


愿世界各角落欢唱,我神我王!

诸天不致太高,赞美得以飞扬;

地土不致太低,赞美得以增长。

愿世界各角落欢唱,我神我王!


虽然礼拜日是我们敬拜的高峰,但这也必须配合我们周一到周六都有赞美的生活才行。赫伯特说:“我要赞美你!整整七天,而非只是七天中的一天。”虽然颂赞诗歌的歌词仍然“辞穷”,但是它们已足够反映出天上真正敬拜的场景,而敬拜的本身尚无法充分表达出上帝的伟大:


贫乏辞藻,难以衬托你;

即使永恒万代颂扬你,亦嫌短少。


摘自《幸福真谛》


濯愿文化(zywh1123)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zywh1123
推荐经典文章,做有质量的鉴赏者,用审美对话世界,用文化洗涤灵魂。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