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

守护

为父(向北) · 2017-01-12 01:45

守护



1

 

    我像往常一样打电话给家里报了平安,习惯性地问候家里是否都还好?得到肯定的答复然后安心地继续上着夜班。

 

一个半小时后,老妹打来电话,说着无聊打趣的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说,有事说事,我上班忙着呢!

 

老妹似乎深吸了一口气,说:你知道咱爸生病了吗?

 

我:不是好好的吗?我才刚打了电话。

 

老妹:我给咱姑聊天的时候,她不小心说漏嘴说咱爸查出来得了囊肿。

 

我一个激灵,刚刚我还给老爸说话呢!听声音没问题啊。

 

老妹说:家里说是小问题,不让给你讲。我觉得得给你说一下。

 

我沉默了几秒,说:我得回家一趟看看,不然不放心。明早下了夜班我就回家,你还一起啊?

 

老妹说:那我也跟着一起回家看看吧。

 

我快速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肾囊肿的基本信息,然后打电话给一个朋友了解了一下这个病的情况。得知病情并不是特别严重,稍稍放心一些,揪住的不安的心得到了一些安慰。

 

此时特别想给家里打电话确认一下,想想忍住了。然后快速让老妹买了明天一早的高铁票,因为是淡季,票很快买好了。

 

六点半,还没有到下班的时间,提前跟同事交代了一下就火速奔往高铁站南京南站。

 

走出公司大楼,想到事发突然,什么都没有准备,还是要买点东西。这时候天还没有亮,路边的霓虹灯透出暗淡的橘黄的光,铺撒在冰冷的马路上。街边的商铺大部分还没有开门,停歇一下没买多少东西,时间却如沙漏流沙,等赶到车站,却眼睁睁看着我买的那趟高铁呼啸而过。

 

至售票厅,成功改签,四十五分钟后,顺利登车。

 

打一路瞌睡,家乡一眼看去,雾霾满城。

 

到家,老爸看到我很惊讶,但很快就明白我已经知道他生病的事。一眼看去老爸跟上次我回家并无太大区别,老爸说:没事,不用担心,你们不用来的。医生说了,是小问题。你看,我不好好的吗?

 

说完,老爸就自顾去县里的进了一点货。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老妹公司特别忙,还要照看家里的小孩子,所以第二天就回去了。我匆忙回家的,电话跟同事协调了一下,准备多呆几天。

 

2

 

天气预报里播放着全国雾霾的警报,我还单纯的以为雾霾只是北京的特产呢。家里出现雾霾确实不太常见,一路上我们没有心情关注这个,戴上口罩陪老爸去医院。

 

我们换了一家医院,重新挂了号,重新做了CT重新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医生仔细地看了又看CT,指着片子上的肾的部位对我和老爸说:这个就是囊肿,大概有七八厘米那么大了。必须要做手术了。

 

我从CT上根本看不出来什么,但是也努力往医生手指的方向使劲看。然后医生指着囊肿旁边的一处阴影的地方说:这里好像有一个小瘤子,不过看周围都很平整,应该没什么问题。

 

什么?囊肿旁边还有肿瘤?我的天!

 

为了更准确的确准病情,要求明天空腹再做一个增强CT。同时,住院的手续都办好了,病房床位也都确定下来了。

 

晚上躺在床上,直到凌晨昏昏睡去,明早六点没等闹钟响就起来了。

 

增强CT做的很顺利,我们就在病房等着,百无聊赖,手机都不想玩。

 

下午增强CT片子出来了,印证了医生的判断。在肾囊肿旁边还有一个小的肿瘤,基本判断是良性的。血检等检查结果也都出来了,都在正常范围内。正好这边有一个市里面的专家来医院会诊,很快初步定于第二天下午手术。

 

晚上的病房里,我故作轻松的和老爸聊着天。既盼望着早点做(手术)又怕出现意外,一会站一会坐,喝了好几杯水。夜晚的病房安静如许,不知何时倒也睡着了。

 

因为是定于明天下午两点的手术,八个小时内不准进食。就在早上四点多医院附近的亲戚熬了一点米汤,老爸吃了一点点。

 

上午,一些亲戚闻讯赶过来,一个、两个然后很快挤满了小小的病房。为了宽老爸的心,说些轻松调皮的话,一时间病房里气氛温和舒缓了许多。

 

也许是讲得来了兴致,一个亲戚有点口无遮拦竟然说到他们小区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得了并非不治之症。在医院有说有笑的进了手术室,谁知道竟然因为意外没有下手术台的事。我登时就变了脸色,奶奶拉下脸说:不要讲这样的事!

 

手术前十五分钟,老爸换了病号服。摸着心脏开自己的玩笑:如果这时候给我测血压,一定老高了。

 

我知道一向身体很棒的老爸,没想到身体也会出现问题,第一次上手术台也会紧张到不能自己。

 

我握着老爸的手,和大家一起,把老爸推进了手术室。时间是下午一点四十五分。

 

手术室的门关上了,那是一扇让人迅速安静给人压力的大门。开始大家都在门前站着聊着天等着,慢慢地,一些人找地方坐着等。一个多小时后,门口就剩下了三个人。

 

我们不再说话,来回踱着步。望着手术室,想透过门缝看向里面,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不觉走到走廊的窗前,看着窗外的大树和房顶,怔怔地看着。

 

我突然特别的自责,深深的自责围绕着我。我还不足以扛起家庭的重担,这件事让我的内心充满了深深的危机感和紧迫感。老爸老了。

 

我想如果真的需要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卖掉房子为老爸治病的。

 

期间,医生出来了一次,说,不要担心,手术进行的很顺利。

 

直到下午十六点二十分,老爸被缓缓地推出来。手术很成功,囊肿和肿瘤被顺利摘除,医生说肿瘤从外观来看确实良性的,马上拿去做病理分析。

 

3

 

老爸眯着眼睛,蜷缩在推车上。随着车穿过走廊、过道、推门进入病房,我们小心翼翼把老爸放在病床上。没有任何言语。

 

医生说病人需要休息,只留一两个人,其余的人离开病房。医生让我和老爸说着话,确保两个小时以内不能让老爸睡着。

 

一时间,病房里只留下我们两个人。

 

我小心地说:爸爸,你还能听到我说话?

 

老爸动了一下头,喉咙里发出“嗯”一声回应。

 

我看着他,眼睛紧闭着,感觉随时就能睡着一样,我很担心他就这样睡过去了。我说:爸爸,你还能把眼睛睁开啊?

 

只看见老爸非常努力地把眼皮往上抬,抬至眼睛眯缝,又缓慢放下,动了一下嘴唇,说:太累了。

 

我紧紧记得医生说的,两小时内不能让老爸睡着。说:爸爸,你就别睁眼了,我说话的时候你就动一下头或者“嗯”一声回应一下就行。

 

老爸“嗯”了一声。

 

我准备继续说话,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一个有事没来医院的亲戚,大概是知道了老爸手术结束了,特地表示关心一下。

 

我哪有接电话的心情,为了保持安静我尽量小声说话,手机铃声却显得声音特别的大。我也是压低了声音接了电话,简单说了两句就挂掉。然后把手机声音调至最低。

 

随着时间的推移,麻药一点一点退去,老爸的痛苦程度越来越高。脸上的表情显示出越来越多的苦楚。我还是要不停的找话题,又半个小时过去,。

 

那么一瞬间,突然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和老爸聊过天了,像这种几乎没什么回应的聊天中间竟然沉默了好几分钟。

 

看着病床上的老爸,我突然有一种想嚎啕大哭的冲动。把泪憋回去,继续温和地找话题聊天。房间里特别的安静,我的手机又来了几通电话,接了两个,剩下的索性直接挂掉。

 

很奇怪的是,虽然手机音量已经调至最低,但微信依然不断的蹦出有消息的声音。也不知道什么事,几个特别活跃的群的消息这一会特别的多。

 

“滴滴”的声音关不了,把微信直接卸载了。安静了!

 

后来我才知道,微信有一个免打扰的模式。微信,你这个坑货。

 

我觉得我做的没错。

 

时间过的极其的缓慢,老爸身体插着很多检测生命体征的管子。仪器偶然报出一两个报警声,总让我的心提起来那么一下、一下。

 

老爸已经特别的虚弱,在我的聊天中,总共也没说几句话,但是说出“疼”这个字的时候,我还是没忍住,流了几滴泪,好在老爸闭着眼睛没看见。

 

两个小时过去了,点滴也快滴完了。医生过来更换了一瓶点滴并嘱咐了几句话,我问医生我爸可以睡觉了吗?医生说可以。太好了。

 

我贴在老爸耳边说,爸爸,你困就睡一会吧。

 

老爸确实是特别的疲乏困顿,但也更加的疼痛。伤口的痛楚却根本让人睡不着。

 

不让睡和让睡但睡不着,哪个更叫人心疼呢?

 

4

 

夜幕已经降临,病房里暖气源源不断地冒着热气,身上冒着细汗脱掉了大衣。这时隐隐听见老爸说有点冷,我把病房里的空调也打开了,关紧微微开启一条缝用来透气的窗户,然后把大衣搭在了老爸身上。

 

 

我尽量不去说话,只有在觉得老爸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的时候询问有什么不舒服。不知道问了多少次。监护仪实时监护的数字一直在不停的上下波动,好在一直很稳定。不经意间看到,监护仪上的心率开始偏高起来,之前都在90-100上下徘徊。这段时间一直在100以上,有时甚至超过了110.我开始警觉起来,摸着老爸的额头,竟然渗出细细的汗水。怎么会那么热呢?赶紧把空调关了,把大衣拿下来,把护士叫来。

 

护士拿来体温表,测量了一下:38.5摄氏度。不会是发烧了吧?

 

听从护士的建议,我拿出脸盆毛巾打了一点冷水从热水瓶里倒了一点热水,用温的湿毛巾擦拭老爸的额头、脸颊、嘴唇、脖子和双肩。隔几分钟就擦一次,不到一小时,果然不怎么出汗了,心率也恢复如常。还好不是发烧,只是室温太高盖的东西多了,热的!

 

平均每半小时到一小时就更换一瓶(一袋)点滴。每当点滴快滴完的时候,关注的频率就会提高,生怕滴完了后面的跟不上。后半夜,困意涌上心头,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看着一大袋的盐水一滴一滴流入生命的汪洋里。头一低,竟然睡着了,突然惊醒发现已经滴完了,特别想给自己一个巴掌。赶紧叫来护士,更换点滴继续输液。

 

看了一下时间,大致算了一下,滴完应该不超过十分钟。

 

我能感受到,麻药退去后的疼痛让老爸一直都没有睡着。刚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医生嘱咐不让枕枕头。大概十个小时过去,询问护士说是可以枕枕头,很快拿了一个枕头放到老爸头下面。

 

特别明显,老爸舒适了很多。呼吸越来越均匀,几分钟后,竟然打起了鼾声。我做在床边,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老爸的呼噜声真特么好听!

 

现在在电脑前,想起小时候的一件小事。小时候家里的电视机放在卧室,我看动画片,老爸在床上睡觉。突然老爸打起了呼噜,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我几乎听不见电视里的说的什么了,就把声音开大,然后继续开大。终于盖过老爸的呼噜声了,也终于把老爸吵醒了。结果就是,电视关上再加被训了一顿。

 

5


第二天早上,医生来查房。我急切地询问昨天病例分析的结果,医生笑着说:没有问题,是良性的。好好养着吧,没啥事。我长舒了一口气,巨大的困意再次袭来。

 

按照医生的经验,手术后的一天,病人通完气就可以吃东西了。半上午,老爸艰难地放了一个屁。喝了一点家里熬的米粥。

 

过了一会儿,老爸就觉得肚子不舒服。有点受凉发涨的感觉,医生说不用担心。中午的时候,老爸肚子就涨的有点厉害,躺在床上脸色很难看。一时间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回家拿了暖手宝,加热后放到老爸肚子上暖着。过了一个晚上,肚子发涨的情况才稍稍见好。

 

几天陪在老爸身边,头发油光发亮。感觉身上的衣服跟我从未有如此紧密的关系,就像长在我身上似的,浑然一体了。

 

还有一件挺有意思的事。在确定手术成功而且肿瘤是良性的之后,每个人的心情就像大风吹跑了乌云露出了蓝蓝的天空。一个来探望的亲戚陪着聊天,说到兴致处,忍不住夸奖他的小孩,说给自己发的信息多么用心,用词多么考究。奶奶拿过手机让木讷少言的我学习学习。我拿过来一看,那不是我经常收到的各种转发的祝福短信吗?被我鄙视的套路,却让眼前的亲戚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幸福的笑容。真的没有一个父母会认为自己的孩子给自己发的信息是随手转发的,他们非常认真的阅读每一个字,为孩子的用心感到欣慰并忍不住炫耀。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说:写的确实好,我要好好学习学习。

 

6

 

现在老爸恢复的特别好,我很开心。

 

一个朋友问我,在病床前陪我爸的时候,是不是有特别多的人生感悟啊?我想了一下,还真没有呢!当时根本没有心情感悟人生,只有陪伴和担忧以及对医生深深的依赖。

 


为父(gh_49562a417106)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gh_49562a417106
为父者当如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