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你就知道结婚是什么感觉

关于爱情 · 2017-01-07 02:32

看完你就知道结婚是什么感觉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走到哪里都是流浪

关于爱情,一个感情的栖息地

 两个人在一起靠的就是互相理解,互相体谅,每个人肯定都是有缺点的,要学会包容,千万不要拿自己的爱人和别人做比较,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




记得刚新婚的时候,早晨时必定会在他怀抱中醒来,我总是红着脸不敢说一声早,怕嘴里的口气弄皱了他的眉;


漱口杯与牙刷坚持要和他用同款不同色,摆在一起看才有夫妻的感觉;


我会帮他打点上班的衣物,什么衬衫配什么领带,经过我的审美才准他穿上身。


 起了床到餐桌上,为了他的健康,我每天变换不同花样的早餐,晴朗的天可能是培根蛋加上烤土司;有些下雨的话,或许来点小米粥搭酱瓜鹹蛋;要是阴天,不如就吃些外头的烧饼油条和豆浆……招式用到我变不出新把戏,可是我乐此不疲。 

除了当一个贤慧的妻子,我亦毫不掩饰对他的热情,“我爱你”是每天恭送他出门上班一定说的话,然后附加一个亲密的吻,即使他大多时候只是浅浅一笑,也足够我高兴个老半天。


但是,五年过去了。 我相信还不到痒的时候,可是,到底是什么改变了我和他的互动?


早晨起床,他的位置往往已空荡,只能由皱褶的床单证实他确实存在过,即使他偶尔睡过了头或者小赖一下床,也绝对是急急忙忙由床上跳起来,匆忙的梳洗着衣。


我已经快忘了被他拥抱迎接朝阳的感觉。


盥洗室里的漱口杯,在几年前被打破一只后,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样的,而另一只因为掉到马桶里,所以也换了新的;五年内,牙刷已换了不知几支,甚至有时我们睡迷糊了,还会用上同一支,什么口气的问题都不需要掩饰了。


是否一样颜色,一样款式,他说这些根本不重要。


因此,洗手台上Hello Kitty和小叮当图样的两只漱口杯左右对峙,小叮噹的杯里插着一支绿色牙刷,是我的;Hello Kitty则是空的,因为他前一阵子已改用电动牙刷,摆在架子上。


分属两个不同故事的漱口杯,以及位于两个不同位置的牙刷,彷彿在嘲讽我们的夫妻关系,渐行渐远。


因为他出门的时间早,打点他的衣着已经不再是我的事,他自己会搞定。早餐?很久没有一起吃了,我同样不必费尽心思去想菜单、查食谱,反正没人赏光。


更不用说“我爱你”这句话,还有热情的早安吻,他无福消受,而且现在说起来也有些矫情仔细想想,五年来,他没有说过一次“我爱你”,一次也没有。


我和他相聚的时间,严格上来说是从晚上七点开始,也就是他下班回来之后。如果他加班的话,那时间可能要延到十点、十一点。


刚结婚的时候,我为了他去学烹饪,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我深信这个铁律。所以,一些餐馆名菜常出现在我们餐桌上,宫保鸡丁、五更肠旺、葱油鸡、东坡肉……


见他吃得高兴,我也开怀,虽然不全是我爱吃的,但是,他爱吃就好。


饭后,我们会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我陪他看新闻,听他评论国政、批判社情;他陪我看八点档,听我调侃剧情、大哭大笑。所以我知道行政院长、立法院长是什么人,他也知道当红的李世民是谁演的。


我没有料到的是,五年的时间可以改变这一切。


烹饪班我可以说是半途而废,不知道从哪天起,他开始干涉我做菜的方法,宫保鸡丁他不喜欢太多辣椒,五更肠旺他开始抵制,葱油鸡叫我别淋油,连卤东坡肉要放多少酱油,他都有话说。


我做的菜渐渐变得简单,烹饪班也不想去了,有时候一盘炒青菜、贡丸汤和皮蛋豆腐就打发掉他,他反而没什么意见。


我想,我抓不住他的胃。


随着他加班次数的增加,我们甚少在一起看电视了,我对于国家大事可说一无所知;而他,问都不用问,台湾霹雳火的男主角是谁他绝对不可能知道。


夫妻之间开始言不及义,他对我说的话,大多都是“不用等我”、“早点睡”,我跟他说的话,也几乎是“你回来了”、“菜在电锅热着”。我们没有相同的话题,没有相同的兴趣,除了夫妻名义上的联系,我们的交流空泛的可怜,比普通朋友还不如。


多可笑的夫妻关系,不是吗?




婚前,我们曾描绘着未来的愿景,他说要生两个孩子,先男后女,哥哥可以保护妹妹;我却认为应该先享受一段两人生活,生孩子的时情倒不急于一时,只是我不想坏了他的兴致,并没有说出口。


婚后一阵子,他很积极的和我“创造宇宙继起之生命”,他想要孩子,从他不戴保险套的行为可以看得出来,可是我还不想要,又怕他不高兴,于是我背着他吃避孕药。


犹记那时,他还兴冲冲的带我到医院探视一名女性朋友,她刚生完一个四千两百公克的巨婴,神色萎糜的躺在病床上。


我忘不了他隔着一块玻璃看新生娃娃时,眼中绽放的神采,可是我更忘不了,那位女性朋友用着虚弱的语气告诉我,她整整痛了一天一夜,才求医生由自然产改为剖腹产。


我更不敢生小孩了。


五年后的今天,他似乎已经放弃生小孩这回事,毕竟只有他一头热是没用的。


可是,待在他上班之后空洞的房子里,我突然觉得生个孩子也不错,至少屋子里会热闹点,我的寂寞,也会少一点。


他早就在数年前就开始用保险套了,我不清楚是什么让他改变心意,不过这也松了我一口气,我对避孕药似乎过敏,不论换什么牌子。最后都落得一个水肿的下场。


我猜他六百多度的近视加闪光,应该看不出我水肿前和水肿后有什么不一样,重点是,他的保险套解决了我一个大麻烦,同时又带来另一个新烦恼。


我现在想要一个孩子了,他却似乎不想,我不知怎么跟他开口。更别提他频繁的加班,晚上常累得倒头就睡,如果我再开这个口,似乎变相增加他的压力。两个人之间,已经够低潮了,不需要再增加一个会引起冲突的话题。




在我们恋爱的时候,他很喜欢带我到淡水,坐在河堤旁看落日。沿着码头走一遭,可以吃到不同口味的各式小吃。淡水的海产颇负盛名,他似乎是只识途老马,总知道哪家是最地道的。


有时候,他带着我坐渡轮到对岸的八里,那里热闹的只有一条路,卖的全是孔雀蛤,两个人可以吃掉一大盘,还觉得意犹未尽。


他也会和我骑双人脚踏车沿着淡水老街骑到淡海,再由淡海骑回来,沿路的风景不算十分迷人,但有种质朴的味道,兼之海风咸咸的打在脸上,我很享受这种气氛。


当然,坐在脚踏车后座的我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心情好的时候才踩两下,他明知我偷懒,还是卖力的踩。


我很怀念,真的,即使过了五年,那段回忆仍然历历在目。


婚后到淡水的次数,除了新婚那一阵子,几乎屈指可数,近两、三年更是一次都没去过。每到假日,他不到中午不会起床,我见他这么疲倦,当然也不会烦他带我到处走走。


假日照理说,我和他应该可以有些交集,可是他累,我只能自己找事做,和在上班工作的朋友出门逛逛街,聊聊是非,也顺便埋怨一下他。


至于在家睡觉的他,午、晚饭,自己解决吧!


他不知道,在前几个月,我耐不住无聊,自个儿坐捷运到了淡水。果然,太久没有去了,那里已经变成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河堤旁的小吃摊不见了,全部集中在捷运站附近,过去我和他看夕阳的地方整修成一条长堤,仅供散步。路面变得乾净整洁固然是好。但是收藏着我和他美好记忆的地方,消失了。


没有他的带路,我找不到地道的海产店,找不到好吃的小吃,自己一个人也骑不了双人单车,但我惊讶的发现,淡水多了一个渔人码头,可以坐公车过去。


渔人码头,他的脚步没有踏上过,我先了他一步,这,是没有他,只有我的经验。


到了渔人码头边,风景美复美矣,却有种人工雕砌的做作。我以为花了几百元搭乘蓝色公路可以到对岸八里,就像渡轮一般,但那失了古风的游艇却绕了一大圈后又开回原点。


除了颠簸的船身摇得我头晕目眩,我记不起来什么美丽的风景,连孔雀蛤也没捞到一粒。


淡水变了,我和他的回忆,也变了。 


某个早上,我特地比他早起,煮了顿睽违已久的丰盛早餐给他。然后,没有第三者,没有争吵。


我递出了离婚协议书。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震惊的表情,如果那天是愚人节,我想我成功了。可是,我不会开那般恶劣的玩笑,他知道我是认真的。


他没有像一般男人一样,暴跳如雷,开始数落女方的罪状;也没有哭哭啼啼,跪下哀求我留下,他只是极力冷静自己的心绪,默不吭声的接下协议书,开门,上班,一如往常。


他或许也察觉我们的夫妻关系到了一个瓶颈,也打算仔细考虑离婚的可行性,他近几年的疏离,我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可是他这天的冷漠,几乎倾尽我五年的泪水。 


我有些后悔,这后悔逐渐蔓延,以心脏为一个起点,通传至我的头顶及脚趾。但后悔又如何?不快刀斩乱麻,也只是拖着一个平淡如水的日子,两个人干耗。


我不知道自己对他的爱剩多少,更不清楚他对我的爱剩多少。嫁给他之前,我就知道他沉默寡言;嫁给他之后,自以为能改变他的我,并没有改变他多少。


我的爱,还不足以改变他,他的爱,亦不足以为我改变,这大概是关键所在。


柴米油盐酱醋茶会摧毁爱情的甜蜜,我尝到了,但这却是用五年换来的教训。


趁现在,没有孩子,没有牵绊,我也不贪图他什么,该是离婚最好的时机吧?


抖着手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名的我,到之后他出去几个小时了,我仍然在发抖。这是一种未知的惶恐,我,等他给我一个结果。




他冷淡了我五年后,又凌迟了我七天。从离婚协议书交到他手上之后,整整一个星期,他不与我说一句话,也睡了七天的沙发,每天仍然照常上下班,除了更加冷淡,我感觉不到他的喜怒哀乐。


那张协议书,就算扔到垃圾筒里,还会有触动垃圾袋的声音,可是他,一点声音也没有,我怀疑他根本不当一回事,一段时间不理会我,只是在看我会不会自己忘了离婚这回事。


我受不了了,他到底要怎么做?连离婚,也要离得这么漠然吗?然而,七天之后的他,结结实实吓了我一跳。


一早,我听到他在客厅起床的声音,隔着门板听不真切,我却一直等不到他出去上班的关门声。一阵乒乒乓乓的金属撞击,取代了他一向安安静静的作息,我终于按捺不住起身察看,却在开门后,闻到了一阵食物的香气。 


“起床了?吃点蛋卷。”他笑着,如新婚时我吻他之后那般浅笑。


我心里狠狠跳了一下,原以为古井不波的情绪,因他久违的体贴而起了丝丝涟漪。他还是那么轻易的,可以撩动我的心。


我不清楚他怎么可以混到九点、十点还不去上班,他接收到我的疑惑,也只是淡然一笑,身上简单的服装一点儿上班的气息都没有,可能他,也有工作疲乏吧?


也可能……他要宣判了,关于那张离婚协议书。看他神色自若的样子,我默默吃着早餐,幻想着等一下他会说的话。他会不会乾脆的就离婚了?还是,在我面前撕了协议书?

关于爱情(aboutlove2013)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aboutlove2013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走到哪里都是流浪。关于爱情,一个感情的栖息地,首创12秒遇见栏目,来这里遇见能让你停止流浪的人。
最新文章